新闻频道  

新词新语丨“油腻”的流行及其他

2018-03-09 10:00 来源:语言文字报
  • 3人参与
  • 0人评论

2017年10月,冯唐的一篇文章《如何避免成为一个油腻的中年猥琐男》,掀起了一场网络狂欢。“油腻”一词迅速在网上刷屏。

人们概括了“油腻中年男人”的几大标志:头顶微秃、鼻毛外露、手腕戴串、大肚直挺、炫耀喝茶、公开说性、爱教育人、装腔作势、不读书……这戳中了很多人心中的痛点。

“油腻”一词也在报刊、网络上迅速走红并发酵——

(1)如何避免自己成为孩子眼里“油腻的父母”?(凤凰网2017年11月2日)

(2)年轻人式“油腻”:表面无所事事,内心焦灼不安。(新华视点2017年11月6日)

(3)拒绝“油腻” 测试奥迪A6 Avant 40TFSI(中金在线2017年11月7日)

(4)新剧深陷“中年危机” 林永健:这个男人不“油腻”(《山东商报》2017年11月7日)

从报刊、网络媒体对该词的应用上看,“油腻”一词的内涵和外延迅速扩大,其内涵从开始时形容中年男性的行为特征,发展为人们的某种精神层面,其外延也扩展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油腻”一词最早见于苏轼《与蔡景繁书》之十二:“情爱着人如黐胶油腻,急手解雪,尚为沾染,若又反复寻绎,便缠绕人矣。”“油腻”在这里是一个名词,指的是油脂油膏。在大文豪苏轼眼里,情爱如油膏,黏黏糊糊,沾上了就去不掉。

《辞海》对“油腻”的解释是:

1. 油脂,油膏;2. 含油多的;3. 指含油多的食物;4. 油污,油垢;5. 指沾着油污的。

“百度百科”对“油腻”的解释比较全面:

1. 油脂,油膏。《儿女英雄传》第二十一回:“有等惜钱的吃天斋,也省些鱼肉花消;有等嘴馋的吃天斋,也清些肠胃油腻。”

2. 含油多的。《红楼梦》第四十一回:“那刘姥姥因喝了些酒,他的脾气和黄酒不相宜,且吃了许多油腻饮食发渴,多喝了几杯茶,不免通泻起来,蹲了半日方完。”

3. 指含油多的食物。老舍《骆驼祥子》十九:“虎妞的岁数,这又是头胎,平日缺乏运动,而胎又很大,为孕期里贪吃油腻;这几项合起来,打算顺顺当当地生产是希望不到的。”刘大白《卖布谣·金钱》:“居然穿得温暖——而且绫罗绸缎,吃得香甜——而且油腻肥鲜。”

4. 油污,油垢。清李渔《闲情偶寄·声容·治服》:“他色之衣,极不耐污,略沾茶酒之色,稍侵油腻之痕,非染不能复着。”瞿秋白《饿乡纪程》十:“身上穿的都是破敝不堪的重裘,满身油腻。”

5. 指沾着油污的。魏巍《东方》第四部第二十四章:“在这儿作战的不是拿枪的兵士,而是穿着油腻工作服的挥汗如雨的人们。”

6. 油滑。杨朔《北线》:“你耍什么油腻!游击队也不能这样吊儿郎当的!”

其实,“油”和“腻”原本没有贬义。《古代汉语词典》(商务印书馆)释“油”:“形声。字从水,从由,由亦声。1.由动物脂肪或植物、矿物提炼出来的液体物质。2.光滑。3.水名。”释“腻”:“形声。从肉,贰(èr)声。本义:肥。1.油脂、油腻。2.华润细密。3.污垢。”

随着语言的发展变化,逐渐出现了由“油”和“腻”派生的属于人们表象特征和精神层面的贬义词语,如“油滑”“油腔滑调”“油头粉面”“油嘴滑舌”“油脂麻花”“腻烦”“腻歪”“腻虫”等。

由此可见,“油腻”的流行语义,就继承了“油”和“腻”原本的一些引申义,也结合时代特征产生了新的衍生义。

“油腻”一词,从报刊和网络媒体的使用情况看,它的新的衍生义,既反映了现代社会对“炫富”“炫贵”等庸俗生活观的鄙视,也有对长期沉溺某种事物、不知变通、没有创新意识的批判,又体现出人们对凡庸生活的不满。

请看以下用例:

(5)互联网巨头杀入能否逆转互联网保险的“油腻”?(中国网财经2017年11月9日)

“油腻”意为老套、没有新意。

(6)欣喜的是,《凡人的品格》给了社会大众一个全新的解读,原来人到中年,还可以如展大鹏那样,油腻不再,奋斗不止。(《都市女报》2017年11月9日)

“油腻”意为不思进取。

(7)不管年龄,东莞油腻司机十大恶习逐个数,你中几个?(新浪网2017年11月8日)

“油腻”意为自私庸俗。

(8)艾美特新风,让你每一口呼吸都清爽不油腻。(中快网2017年11月8日)

“油腻”意为污染严重。

(9)为什么很多人都活出了“油腻”感?(凤凰网2017年11月6日)

“油腻”意为甘于凡俗生活。

(10)前脚拍案而起大骂“你他妈的配吗”,后脚就当龟孙子“道歉”,什么时候,媒体人失去了自己的善意与梦想,变得这么油腻了?(搜狐网2017年11月3日)

“油腻”意为圆滑、世俗。

(11)“油腻”的竞选背后:如何让家委会真正发挥作用?(中财网2017年11月7日)

“油腻”意为不公正,沾染世俗气。

词语是语言诸要素中最活跃、最易变的因素,社会的发展变化,人们表达思想情感的需求,新的审美标准,都会在语言中表现出来;而词语作为语言中最鲜活的要素,肯定会借助日益普及的互联网迅速流行起来。2017年1月22日,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在京发布的第39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12月,中国网民规模达7.31亿,相当于欧洲人口总量,互联网普及率达到53.2%。中国互联网行业整体向规范化、价值化发展,同时,移动互联网推动消费模式共享化、设备智能化和场景多元化。互联网技术的迅速普及和发展为“油腻”这样的词语的流行提供了技术上的支持。

笔者认为,对于“油腻”之类快速刷屏的流行语,无须产生恐慌,正像2017年11月2日《人民日报》上《透过皮相看油腻》一文中指出的:“透过纷杂的表象看油腻,其本质是一种过量:趣味过量、自尊过量、欲望过量。”“既然病根是过量,那就要做减法,自学而自知,自知而自省,自省而自制,或是法门,何妨一试。

作者:宗世勇  河北省唐山市开滦集团第一中学教师

会员评论

热点图片


真语文泸州站组图

真语文长春站组图

真语文北京顺义站组图

热点视频


贾志敏《爸爸的老师》

黄厚江《孔乙己》

余映潮《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