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键盘上跳跃的,是春天的脚步声

2017-11-02 14:47 来源:语言文字报 肖培东
  • 11人参与
  • 0人评论

微信公众号除了具有社交作用外,其新媒体功能还实现了一对多的媒体性行为活动,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浙江省语文特级教师肖培东说,微信彻底改变了自己,“我看书的时间少了,写文章的真诚感少了”,“功利性十足的快乐甚至会让你忘记了那些哭泣和忧伤。我担心自己的文字失去真诚,失去专业,失去自己的内心。”他发现,“让我心有所累的不是公众号本身,而是公众号以外诸多炫目的东西”。因此,他认为,也许我们的生活应该“抛弃一些,纯净一点,轻松一点”!详情请看——

键盘上跳跃的,是春天的脚步声

我觉得,我的恍惚与我沉溺于微信公众号有关。

这两天,我总觉得自己哪里不对劲,时而神思游离,时而踌躇满志,总想着要写点什么,而且要写出篇惊天动地、轰轰烈烈的文章,大有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架势。看手机的时间明显增多:走路的时候要看,骑车的时候要看;一只手用筷子夹菜,另一只手却又在拨划着手机屏幕;洗澡的时候会把手机放在浴室柜的高处,全身涂上沐浴液,还不忘用沾满泡沫的手去抓捏手机;至于坐在沙发上,躺在竹床上,更是常常与手机相伴。从早到晚,太阳升起,月光淡去,我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那方块之间,茶饭不思,魂不守舍,日子就这样充实又无聊。

这些变化,是源于微信个人公众号的开设。这东西,弄不好,像鸦片,而且看着很优雅,很有文化。

曾经,我一直警惕着要远离微信。我用智能手机比较迟,朋友间开始流行用微信传递信息的时候,我还是坚持使用老旧的步步高滑盖手机。手机于我,也就是打打电话,发发短信,此外也没多少用处。再说我的手指灵活性差,在光滑的苹果手机表面划划点点的,总觉得费力费时。我至今不会开车,估计也是和这样的心理暗示有关。后来,朋友送我一部苹果手机,我将它闲置了好久,觉得再不用,就辜负了好友的一番心意。可我还是习惯带上那部都磨出时光年月的老手机,专门用来打电话。好几次,聚会宴席,其他人入席后都是很高雅地拿出苹果手机,摆放在桌前;我倒好,那个褪色黯淡的步步高手机如此坦然。大家笑我跟不上潮流,忒节俭,有好心人甚至急着要送我一部,我才慢吞吞地摸出苹果手机,苦笑着说自己不习惯用这玩意儿。你看,电话来了,滑盖一顶,声音就到,多潇洒!一片笑声中,朋友们说弄个微信吧,有空约你方便,我就说好吧。

这一“微”彻底改变了我!我们竟然可以这样聊天,而且可以随时晒自己的照片!吃个饭,拍一拍;到个地方,拍一拍;买本书,看不一定要看,拍是一定要拍的;街上遇到一只狗,拍下来晒一晒;头上飞过一只鸟,镜头也要追一追;阳台上花开了,要拍,花枯了,也要拍……而且,再远,我都可以看到好朋友们搔首弄姿的各种照片,再加上美颜,乖乖,一个个赛西施、似潘安,自我陶醉,快快乐乐。一天之中,天上飞的,地上爬的,远到美国,近至小镇,各种信息涌来,我整个人就睡在微信里了。这还不算,我开始期待朋友圈里朋友们卖力地点赞和评论了,发个小狗小猫,每隔几分钟看一看、瞧一瞧谁给我点赞了,谁为我写评论了,若是点赞满满、好评多多,日子就无比幸福。

我看书的时间少了,写文章的真诚感少了。我对自己还是有警戒的。有空的时候,我就读读诗歌,我不是诗人,但我怕微信生活带走我原本不多的诗意。我总想,所有的现世浮华会渐渐远去,若我还能是一个读诗的人,那么,我就会对世界仍持有纯真、好奇和汹涌的爱意。

总要有点东西在坚持!我为自己找安慰,我又始终“微”生活。

自微信以后,开始流行微信个人公众号了。我因此认识了许多有理想、有热情的朋友:河北唐山张丽钧老师,身兼数职,笔耕不辍,写教育,写生活,写语文,篇篇精彩;陕西张亚凌老师,我很喜欢她细腻朴实的文笔,温暖、亲切。更有许多语文人的教学公众号,每天及时地推送语文教学大餐,让我沉醉在美丽的语文世界里。我深深佩服这些因为真诚与热爱,极其纯粹地写文章、发送文章的朋友,他们,给我的世界带来许多光彩和力量。可是,因为微信耗费时间的缘故,我一直没敢开微信个人公众号。我这样一个意志力不强、缺乏自控力的人,是很容易落入幽谷深渊的。我怕我心里有杂念,不如朋友们纯净。在公众号推送的东西,开始是文章是才华,接着是心情是自我,最后便是不可抑制的存在感和自得感了。

第一天,你的文章收获了一千点击量,你高兴了,就想着第二天要超过两千,等到一万了,就会想到十万。有留言功能了,你读读粉丝的留言,觉得天地是自己的;等到打赏了,更觉得“我”的价值之大。功利时代,人心浮躁,众人传阅的又大多是社会热点,以及热点中的说三道四、嘲东讽西,王宝强婚变啦,杭州保姆纵火啦,警察和小偷打架啦……为迎合世人的阅读口味,我会像躲在社会热点后的小野兽,只等新闻热点出现,立马搜寻最能夺人眼球的视角,键盘疾敲,或义愤填膺,故作高深,或剑走偏锋,标新立异,最后,再加上一个长长的、触目惊心的标题,便开始收获阅读量和点击数。这种功利性十足的快乐甚至会让我忘记了那些哭泣和忧伤。我担心自己的文字失去真诚,失去专业,失去自己的内心。我怕自己成为一个急于等待苦难和热衷于发生故事的人!每天盛气凌人地、功利地写着,我丢失的不只是语文。

确实,有些我喜欢的人,写着写着,后来的文章,就不是我喜欢的样子了。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托马斯·曼说:“不要由于别人不能成为我们所希望的人而愤怒,因为我们自己也难以成为自己所希望的人。”我最喜欢的自己,不是去迁怒别人,而是去提醒自己。可是国庆假期,闲了下来,我竟然捣鼓出了微信公众号。我把自己的文章发上去,也开始朝圣般地等待,而有些等待,超越了文字的真诚。这样,就有了这两天的恍恍惚惚,精神涣散。

晚上,母亲喊我吃饭,我说想发个文章,想得心烦。母亲听了,说:“写文章就想文章的事,有啥好多想的。”我听了,好像明白了一些。原来,让我心有所累的不是公众号本身,而是公众号以外诸多炫目的东西。

抛弃一些,纯净一点,轻松一点!

饭后,我读了一首童诗,开始安静地码字。键盘上跳跃的声音,像春天的脚步声……

会员评论

热点图片


真语文泸州站组图

真语文长春站组图

真语文北京顺义站组图

热点视频


贾志敏《爸爸的老师》

黄厚江《孔乙己》

余映潮《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