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对中国考试评价现状的审辩

2016-07-30 17:30 来源:评校网
  • 21人参与
  • 0人评论

2014年12月16、17两日,教育部公布了《关于普通高中学业水平考试的实施意见》、《关于加强和改进普通高中学生综合素质评价的意见》、《关于进一步减少和规范高考(课程)加分项目和分值的意见》和《关于进一步完善和规范高校自主招生试点工作的意见》等四个与招生考试改革有关的配套文件。之前,2014年9月4日,国务院公布了《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9月19日,作为高考改革试点的上海市、浙江省公布了2015年的高考方案。讨论争议多年的高考改革正式启动,教育改革也开始迈入深水区。

讨论考试评价制度改革,需要基于对我国现行高校招生考试制度的基本估计之上,需要对中国的考试评价现状进行审辩式论证(critical argument)。我对现行高校招生考试制度的基本估计是:总体讲,“高分低能”现象已经不算普遍;问题是少数创新性优秀人才没有优势。高考在为大学服务方面没有大的问题,问题主要表现在对基础教育的导向(wash back)方面。

高校招生考试制度改革包含两方面的任务,一是在笔试中增加能力考查比重,一是在招生中降低一次性笔试的比重。

在加强能力考查方面,早在1984年教育部就在广东省启动了“高考标准化改革”的试点研究。到今年,“高考改革”已经进行了整整30年。30年来,高考在从“知识记忆考查”转向“能力考查”方面,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展。今天的高考,与30年前的高考已经大不相同。以英语(课程)考试为例,“高分低能”的问题已经基本解决,我本人的研究方向是“语言测试”,20多年主要从事语言测试的研究和实践。今天的英语考试,尤其是包含听力和口语的英语考试,基本可以反映出一个人实际的英语水平。高考的其他科目,也一直在向“考查实际应用能力”和“考查问题解决能力”方向努力,也都取得了长足的进展。

在降低一次性笔试的比重方面,高校招生制度改革尚任重道远。“一分钱一分货”是普遍现象,“物美价廉”通常都是幻想。考试是一种经济、简便、廉价的人才评价方式,其作用也是有限的,存在很大的局限性。考试最根本的局限是,任何一个科学合理的考试,必定是“标准的”:以相同的题目按照相同的程序测试所有的考生,按相同的规则给所有考生打分。但是,没有一个考生是“标准的”,每个考生都具有不同的个性、生活环境、教育经历,都具有能动性。像世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一样,世上也不存在两个相同的考生。以“标准的”考试来考“不标准的”人,这是考试最根本的局限性。对于每一个考高分的考生,我们都不能保证他以后一定学得好,干得好:对于每一个考低分的考生,我们也不能保证他就一定学不好,干不好。在“标准化考试”中,比尔·盖茨,乔布斯,扎克伯格、马云、马化腾、俞敏洪这样一些创新性优秀人才,未必具有明显的优势。为了给潜在的创新性优秀人才提供机会,我们需要降低廉价的、一次性的、终结性的考试在招生决策中的比重,需要引入一些相对昂贵的、长期性的、形成性的评价方式。

今天,机关、学校、企业在人员招聘时,往往要“查三代”,并不太看重求职者获得硕士、博士的学校,更看重求职者获得学士学位的学校。这并不是一种行政作用的结果,而是一种市场作用的结果。这种现象,从一个侧面反映了高考整体的有效性。就某一个单一科目讲,例如语文,可能尚存在较大的改进空间,就包含多个科目的高考总分讲,在人员选拔的有效性方面并不存在大的问题。就是说,现行的招生制度在为大学选拔学生方面,在为大学服务方面,并不存在大的问题。存在的问题主要表现的对基础教育的导向方面。现行一次性笔试比重过大的招生方式,对基础教育产生了两个重要的负面导向作用,一个是冲击了儿童健全人格的发展,几乎摧毁了教育的“传道”功能;一个是扼杀了儿童的好奇心,成功地用外在的功利动机取代了基于好奇心之上的内在的探索动机,扫荡了儿童的学习兴趣。

今天改革考试评价方式,主要是希望挽救教育的“传道”功能,主要是为了保护孩子的好奇心和创造力。

会员评论

热点图片


真语文泸州站组图

真语文长春站组图

真语文北京顺义站组图

热点视频


贾志敏《爸爸的老师》

黄厚江《孔乙己》

余映潮《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