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语文教研员谈高考作文

2016-06-13 11:17
  • 90人参与
  • 0人评论

 广东省教研员   王土荣

今年上海高考作文题是谈谈对“评价他人的生活”这种现象的看法。

这题,命在考生的思维发展点上,可使写作成为考生思维的开发与运用过程。处于青年初期的考生,思维已从形象思维发展到抽象思维,已能运用自己的见识,通过逻辑推理和理性思考,对生活进行观察思考与议论评价。这样的写作,能使考生自觉分析和反思自己的言语评论活动经验,提高评论语言运用的能力和思维的评判性。

这题,命在学生言语实践中。高中生喜欢对人对事评头论足,写这样的作文, 可找到自己的关注点与调动自己的议论情趣,可从不同角度展开评论,可强化对现实生活的感受与理解,能检测考生辨识、分析、比较的评论能力。

这题,根植于中国民族的言语习惯及现实社会与生活实际,可使写作成为探究民族言语习惯、剖析现实社会与生活的过程。现实生活中,“谁人背后无人说,哪个人前不说人”,问题是,怎样使评价成为“良药”,而不是“搬弄是非”,考生可以在作文过程中,深化和展示自己对事物的认识。这写作,是一种言语与思维活动,也是对社会与生活的人文审视与思考,可检测考生的思维能力及思维品质。

四川省教研员 段增勇

一则看上去很完美的材料,并不就是命题上的一种圆满。因为完美并非无缺,因为圆满并非美满。小羽的创业故事,就存在着这样的瑕疵。

“推陈出新、规范、公之于众、牵头、率领、创新、众望所归、致富带头人”等等词语的出现,无疑导向了学生据此立意,也就是说材料里的相关词语的硬性表达,让学生省去了依据材料进行思考、分析、判断和选择。真正好的作文材料,对于学生的利益选择和决断,是通过材料的的析取而获得。未经思考和分析的直接截取的立意,不能不说是一种硬性立意,而这个文章的“意”不是真正“立”起来的,是材料中原生的,早就躺在材料里了,只需要学生把它拣选出来,看看自己究竟适合写哪一个,便从容为文了。表面上看,是在审题立意上不为难学生,事实上,对于学生的分析能力和思考能力的培养,是一种弱化。

小羽的创业故事,整个材料内容紧紧吻合“创新创业、五大发展理念(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时代精神,立意的着力点和切入点很多,虽说有很多硬性立意的取点,却也有着很多隐含于材料内容细处和深处的取点,需要学生去综合材料内容及含意,从中析取出具有贴切性和合理性的内容,据此立意行文。诸如专利的保护和监管的力度,市场经济形势下的法制建设问题,打破技术垄断而共享技术创新成果,面对现实而正视自己,管理制度的创新和创业环境的保障,创新成果的保护和监管职能的强化,个人进步与社会发展等等。

总体看,小羽的创业故事,在命意上的优质,是给予考生提供了广阔的思考空间,同时也呈现了硬性立意和被立意的缺失。这则材料,取材于现实生活中的真实事实,材料的原生很真实,但是在写作立意上看,不是一则真正意义上的材料。真正意义上的作文材料,应该是事实呈现和问题提出或者现象描述,不应有命题者的价值指向和命意取向。

上海市静安区教研员 冯渊

有话则长,无话则短,这是人生的常态;有话则短,是追求“唯陈言之务去”;无话则长,是在别人无话可说时有自己独立的见解。这是一种创新,也是标举个性的最好方式。

无论哪种情况,言说都是对公共事务的关心和参与:可以遵守人生的常态,可以有自己独特的追求,哪怕是沉默——这是一种极端的言说方式,也在执著地表达自己的看法。

现代社会的公民,不可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也不可以做冷漠的看客。说话,表达自己的意见,提出有建设性的意见和建议,发表有质量、有内涵的演讲,对公共事务有一份责任意识和承担精神,所有这些,对这个古老国度的新的国民,都是一种昭示:我们不是单纯的接纳者,而是在通过独特的言说方式,表达自己的真知灼见。从这个意义上看,这是一道很有前瞻意识的作文题。 

福建省宁德市教研员  陈成龙

今年当大家认定必考所谓 “任务驱动型作文”的时候,全国Ⅰ卷却选用了看图材料作文的形式。这种形式的命题具有立意角度多元、开放性强的特点,它能较好地克服作文考试中出现的套作、宿构的现象。它告诉我们:语文教学一定要抓住培养学生的语文素养这个指导思想,切不可投机取巧、弃本逐末。

看图材料作文先要观察分析画图,然后根据画意提炼观点,再作联想进行阐发。分析画面,我们可以从以下几个角度提炼观点:

1.从教育者(包括家长、教师)的角度,可以提炼出“宽容”“要讲究教育方法”的观点;

2.从分数的角度可以提炼出“要有科学的评价标准”的观点;

3.从学生的角度,又可以分为横比、纵比两种情形。横比,可以提炼出“教育要因材施教”;纵比,可以提炼出“教育应关注学生个体的发展”。那么第一个学生为什么退步呢?也许是题目太难了,也许是这个考生在尝试一种新的解法,结果失败了,这也可以提炼出“对学生要宽容”“不要苛求学生”的观点;

4.从小孩脸上的印记(唇印、巴掌印)可以提炼出“要讲究教育方法”“要赏罚分明”的观点。

写好这道题要善于以小见大,善于进行由此及彼的联想,把材料中所包含的“小道理”同某个大道理联系起来。画图中所给的是两个小孩的图像,所议论的是如何评价小学生学习的问题,但当我们写考场作文时,就不能囿于小学生的学习这个小天地,而要借题发挥,阐发一些社会的、人生的大道理,如上面提炼的观点已经不是仅适用于小学生,而是适用于整个社会的大道理了。例如有的考生从材料中的“小事”联想到教育公平与社会公平,并这样议论:“考过100分的考生因退步2分而受到惩罚,而只有55分的差生因考了61分而受到奖励,这并不意味着忽视对优生的培养,只是在一套相对公开的体制下,每个个体都能因自我的突破而获得嘉奖,也需要有人鞭策退步的人奋发图强。这才是真正的教育公平与分配正义。”有的作者由小学生的学习成绩联想到社会分配问题,这就是以小见大了。

论证要富有思辨性。近十年来,高考作文命题在内容或形式上,年年都有变化,但无论采用哪一种形式,辩证思维能力的考查始终像一根红线贯穿其间。思辨型作文,要求写作者用辩证的观点来分析社会生活中的现象,避免孤立、静止、片面、绝对地看问题,要使论证逻辑严密,分析透彻,论证更加深刻。在考场作文中,若能穿插这样高层次的理性认识,不仅能使文章充满哲理的光彩,也能使作文论证的高度大大增加。

北京市朝阳区教研员  何 郁

太矫情了!

我原先以为这是一个浮躁功利的时代,不料在高考作文命题里,我还遭遇到矫情,十足的矫情,毫不遮掩的矫情。作家叶开说,今年高考作文命题是“读者体”,在我看来,比“读者体”还矫情——“读者体”好歹还有思想的底子在。

请看山东卷:行囊已准备好,开始一段新的旅程。路途漫漫,翻检行囊会发现,有的东西很快用到了,有的暂时用不上,有的想用而未曾准备,有的会一直伴随我们走向远方……

如此幼稚,又如此抒情,到底想说什么呢?到底想引导学生说什么呢?是想关联许巍的一首歌吗——“生活不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好像又不是,因为题目中分明在“翻检”一词用力。那就是要思考带什么东西去远方啰……或许正当考生要这样想的时候,又不敢轻易下笔——踟蹰了,因为心底到底还是没有把握。

北大中文系著名教授温儒敏先生和福建师大著名高考作文研究专家孙绍振先生都曾说,高考作文命题不要用太抒情的文字,一是显得幼稚,一是让考生摸不着北。我深有认同之感。然而每一年高考作文命题都会有这样的题目出现,难道这些命题人就完全不关心这些学者专家的意见吗?

又太谄媚!

我一直坚持认为高考作文命题要适当与社会热点、焦点,特别是与主流意识保持距离,尤其是不要跟时代热点走得太近,不要太跟风,要保持自己独立的追求。近些年,高考作文命题有一种巧妙的谄媚,对某些时代热点投怀送抱,挤眉弄眼,但又让你抓不住把柄。以前“仰望星空,脚踏实地”是,2015年“与英雄生活一天”是,今年的“书签”“青春阅读”还是。这是谄媚时代的表现。我记得诗人王家新先生说过,一个诗人如果过分跟时代走近,势必就会丧失自己。诗人是这样,其实普通人也是这样。作为一种国际级考试,在作文命题上,岂能这样引导学生去迎合一个时代?我们天天呼吁要培养学生健全的独立的人格,难道就是这样去培养?

另外,对“读书”这个话题加强一下引导,我从心底来说是欢迎的,因为现在的教育现实中,对读书不是很重视,对做题又太过重视,所以我是看重阅读的。但多次命制读书这个题目,会不会造成不公平?毕竟“全民阅读”是全社会的热点,是主流意识特别强调的话题,既然这样,会不会有学校或考生早有准备?会不会有考生提前宿构?如果一个题目出得让大多数人都能猜得到,那这个题目的采信度就是值得怀疑的。

还要钳制学生的思想!

高考作文命题本来是选拔性的考试,是要让所有考生都有话说,还要尽可能地让每一个考生都考出最好的水平来,这样才便于高一级学校选拔,这样命制的题目才是较好的题目。按说,作文命题不应该钳制学生的思想,因为我们正是要通过一道作文题来看一看这些学生思想感情是否丰富,对世界的认识是否深刻,如果要有限制,也应该是技术层面的限制,如字数上的,文体上的等。但偏偏每一年都有题目先入为主,规定好了,你只能歌功颂德,只能唱赞歌,不能独立地表达思想和喜好。如今年的北京卷,谈“华阴老腔的看法”,本来是有开放度的,可命题人好心怕考生写歪了,于是暗示华阴老腔带给人的是震撼,有没有考生不喜欢呢?不知道,或许有吧。本来写一写书签的故事,也蛮好的——尽管可能“神奇”不到哪儿去,可命题人偏偏要说表达爱读书、读好书的情感。如此一来,喜怒哀乐的情感,就只剩下喜和乐了,丰富的情感生生地被砍掉了一半。

还缺乏常识!

我对高考作文命题的基本期望是不要故弄玄虚,不要出现常识问题,但偏偏年年故弄玄虚,年年出现常识问题。这真叫人哭笑不得。比如全国一卷漫画题,让学生像猜谜语一样,去猜命题人的意思;江苏卷,话短话长,多扯啊,真亏命题人想得出;全国三卷,捏着鼻子骗嘴巴,生活中谁做生意会把自己的工艺流程——这样秘密的东西,自己要养家糊口的东西——公之于众,骗自己玩吧。全国二卷的“语文素养大家谈”是考语文老师吗?或者考那些研究语文的专家?至于学生,为什么要知道“语文素养”呢,又不是将来要当语文老师,还说什么提升的三个途径!简直是异想天开,这些命题人真的懂得学生、理解学生吗?

高考作文命题要讲点伦理学了,要真诚。真诚是伦理学的基础。首先,文字要自然大方,不要绕弯,说话清楚明白,不让学生猜谜语。其次,不在审题上设置门槛,让学生都有话说,但要写好却需要费思量;题目要有一定的思维含量。第三,题目要出人意料,想一想又在情理之中,既贴近学生,又让人猜不中,避免有人宿构,规避不公平。从这样一些标准来看,今年的上海卷作文题我觉得还不错,道理就在这道题的独立品格中。因为篇幅文体,恕我不一一赘述了。

会员评论

热点图片


真语文泸州站组图

真语文长春站组图

真语文北京顺义站组图

热点视频


贾志敏《爸爸的老师》

黄厚江《孔乙己》

余映潮《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