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朱春玲:历练·执着·完善

2016-05-18 14:30
  • 38人参与
  • 0人评论

修订一套教材,倘若只是在原来的基础上换几篇课文,改几道练习题,润色润色文字,并不是一件难事。如果要调整单元结构框架,更换30%左右的选文,重新设计大部分课后练习、口语交际、写作和综合性学习的题目,那就太不容易了。数年的打磨,一次又一次的研讨会,换了又换的选文,写了又删、删了又写的单元导语、课后练习……这是大海捞针式的寻求,是百千专家、教研员、一线教师的心血倾注……

一是需要经受破茧的痛苦历练,才能变成美丽的蝴蝶。此次修订,按要求必须减轻学生负担,7~9年级的语文教科书平均不能超过120页。这意味着需要删减20%。多次艰难讨论后,编委会最后决定把每册教科书由7个单元调整为6个单元,课文篇数由30篇减少到24篇。这不仅仅是数量的调整。其突出的特点是按文体组元,稍有不慎,就会影响文体的多样性和梯度,因此每册删除哪个单元、保留哪个单元,都需要立足于整体设计,体现新的编写理念。很多调整不是通过简单的减法就可以解决的。保留的单元中有些课文在2001年入选时曾让人眼前一亮,但如今已很不适应社会的巨大变革。有些一线教师希望更换易教易学的篇目,合适的新选文在哪儿?找一篇都尚且不易,而主编规定:每换一篇课文,必须至少提供三篇质量上乘的文章备选,以便优中选优。为了一篇篇选文而多方寻觅,我们既体验到了大海捞针的无奈,也有“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的欣喜,更多的则是孰留孰弃的纠结。

二是需要有“拈断数茎须”的执着,才能换来“吟安一个字”的欣喜。重新设计、编写口语交际、写作和综合性学习,是修订语文版《语文》(7~9年级)的重头戏之一。全套教材共计36次口语交际、36次写作和12次综合性学习。从题目到引导语,从实施建议到要求,可谓数易其稿。如七年级上册第二单元的口语交际,原题目是“采访任课老师”,后认为采访放在八年级上册的新闻单元更适宜,因此改为“说说给我印象最深的一个人”;后来,大家觉得“印象最深”限制了学生的发挥,又改为“说说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一个人”;定稿前再三斟酌改为“说说给自己留下深刻印象的一个人”。

三是需要广开言路,才能让教材臻于完善。修订工作启动以来,我们多次召开了全国性的中小学教材研讨会,孙绍振、温儒敏、倪文锦等学科专家,顾振彪、周正逵等资深编审,余映潮、黄厚江等特级教师,何立新、冯善亮等教研员都提出了意见和建议。我们还通过发放问卷调查的方式,收集语文版教材使用地区广大教师的使用意见和修改建议。今年3月,我们邀请六省区教学研究人员,专门针对七年级上册教材及其配套产品提出细致的修订意见。这些意见和建议,如同涓涓细流,汇集成河,滋养了我们的心田,让我们受益匪浅。

(作者系语文出版社中学语文部主任)

会员评论

热点图片


真语文泸州站组图

真语文长春站组图

真语文北京顺义站组图

热点视频


贾志敏《爸爸的老师》

黄厚江《孔乙己》

余映潮《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