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薛法根:从一点一滴学起

2015-06-10 10:42 来源:语言文字报 薛法根
  • 232人参与
  • 2人评论

贾志敏老师曾不止一次地说:“我是一名非常普通的小学语文老师。”然而,在我心目中他并不普通。他思想上有大视野,道德上有大境界,教育上有大智慧,事业上有大作为,是真正的语文大师!

我的书柜里,珍藏着三盒录像带。它们记录着我成长过程中的一段难忘经历……

1990年11月,江、浙、沪“教育整体改革研讨会”在我任教的学校举行。我在活动中上了一堂作文课。由于不谙学生作文心理,我将观察作文与想象作文的要求掺杂在一起,结果学生启而不发、无所适从,教学效果可想而知。这一堂不算成功的作文公开课,成了我踏上讲坛的第一个“梦魇”。

那次失败,我并未气馁,而是立下壮志: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时任学校整体改革顾问的吴立岗教授向我推荐了贾志敏老师的素描作文教学法,并送我三盒《贾老师教作文》录像带。我如获至宝,如饥似渴地反复观看。

录像带中的贾老师气定神闲、儒雅睿智,在课堂上或指导,或示范,或表演,或点评,似有神来之笔,信手拈来,挥之即去。我看得如痴如醉,越看心里越敞亮,越看心里越通透。之前的种种困惑、烦忧都在贾老师那生动、细腻、扎实、有效的作文教学实践中渐渐消散。

反复观摩、研究后,我试着将贾老师的作文课移植到自己的课堂上,“依葫芦画瓢”,逐节逐节地模仿。起先有点生硬,不太自然;慢慢地,开始找到感觉;再往后,便越来越轻松自如、得心应手。贾老师那一招一式背后的儒雅、沉稳、敏锐,也不知不觉影响了我的思想与言行。在学习贾老师上课的过程中,我的课堂也慢慢发生了变化:本来万马齐喑的课堂变得活跃异常,本来无精打采的学生变得聪明能干,本来笨嘴拙舌的我变得灵动自如。那时,我还从未见过贾老师,但早已把他当成我的老师。

1992年春天,我终于见到了贾老师,还听他上了一节《两个苹果》作文课。之后,我参与“素描作文”教学实践活动,成了贾老师的弟子,学习的劲头更足了。1993年,我在贾老师教学理论启发下设计的作文课《奇妙的魔术》,获得江苏省“教海探航”征文一等奖,在颁奖典礼上的示范教学也受到老师的普遍赞扬。那一刻,我明白了:真正的大师,即使不天天待在我们身边,也可以时时留在我们心底。教育的另一个名字,叫作“影响”。

贾老师的语文课,不仅要用耳朵听,还需要用眼睛看,用心思揣摩。特别是当学生在自由读书、做练习时,看上去没有什么“招儿”可看、可学,其实不然。你得留意贾老师是如何评价与点拨学生的。要知道,所谓的精彩,或许正是在这时候酝酿生成的。真正的大师,往往能化平淡为奇特,点石成金。

贾老师对语言非常敏感,学生作文、言语中出现的丝毫差错都逃不过他的“聪耳”与“法眼”。在常人看来似乎没有问题的语句,他都能“挑出一点刺”来,而且经过他分析讲解,你会心悦诚服,释然开怀。

一次,贾老师点评作文,他板书了这样一个句子:“寒假里,我和爸爸有幸来到杭州。”粗看好像没啥问题,但经贾老师一番“咬文嚼字”,就有让人意想不到的结果:

第一,“有幸”指机会难得、非常幸运。句子中的“有幸”能形容“我”,但形容“爸爸”则牵强附会。因为上海、杭州相距不远,“爸爸”去杭州的机会一定不少。因此,把“有幸”一词提前,置于“我”的后面较为贴切;

第二,把“和”改成“随”或“跟”较为准确,以此表达晚辈对长辈的尊敬;

第三,从行文中能看出,小作者是在上海写就这篇习作的,故不能用“来到”,须换成“去”或者删去“来”字;

第四,到杭州去干什么?小作者没有交代。这样容易产生歧义:如果是去奔丧、扫墓,也算“有幸”吗?在“杭州”后面加上“游览”二字,就符合逻辑了。

经过贾老师修改,这句话变成了“寒假里,我有幸随爸爸到杭州游览”,既通顺又明达。不经过这般咀嚼,没有这一番“较真”,很难品出“语文”个中滋味来。

我一直想知道贾老师对语言的敏感是如何炼成的。直到有一天,他随口一字不差地背诵好几篇长课文时,我才豁然开朗:想成为语言大师,就要下别人不曾下的功夫,勤读书、苦揣摩,腹有诗书,成竹在胸。敏锐的语感得益于日久天长的语言修炼。有效的教学技能和教学艺术,都是反复锤炼、静心修炼的结果。当我们忙着模仿贾老师上课的“招式”时,可千万不要忘记学习他课外的真功夫。

课如其人。贾老师的语文课何以行云流水、丝丝入扣?绝不仅仅在于他教学艺术的精湛,更在于他为人低调、品格高尚。

前些年,我有幸和贾老师一起到某地参加教学活动。我搭乘的航班因故延误,让贾老师在机场等候了一个多小时,待我们一起赶到宿地,已是第二天凌晨两点。贾老师见我精神不佳、疲惫不堪,便说:“今天早上8点的课我来上吧,你多睡一会儿。”这番看似寻常的话语,让我感到温暖无比,却又惴惴不安,要知道,贾老师已是年过七旬的长者呀!至今想起这件小事,我仍感动不已。

还有一次,和贾老师到某“名校”上课。没想到,那里的学生无论读书还是表达,都差强人意。讲台上,我心急如焚、汗流不止,几乎到了黔驴技穷、回天乏术的地步。下课后,我闷不作声,心里满是迷茫与不解:难道自己的教学设计真的严重脱离学生实际?

这时,我听到贾老师直言不讳地对主办单位工作人员说:“看来,这所学校徒有虚名。”

原来,贾老师一眼就看出,这些学生的语文基础不实、根基不牢,校方只在表面做文章,却未做有效研究与扎实训练。鲜活的教学思想背后缺少务实的教学实践,怎能不动摇学生的语文根基?

对此,贾老师不敷衍、不回避,一针见血指出所谓“名校”存在的问题,这实在需要一番勇气。这种勇气,来自他对学生负责、对自己负责、对语文负责的情怀。我们缺少的,正是这种敢于直面现实、揭露问题的勇气。贾老师教的是语文,其实,他也在引领我们该怎样教书育人。

贾老师给予我们青年教师太多的厚爱与期待,这一切,令我心存感激,催我奋发向上。在石家庄的真语文高级研修班上,贾老师说我不是他的徒弟,而是他非常崇拜的一位小学语文老师。得到恩师的认可,我当然开心,但我不愿被“踢出师门”,因为在我心中,贾老师永远是我的老师,他教我上课,也教我做人,他是真正的语文大师!

(作者系江苏省吴江市盛泽实验小学校长、语文特级教师)

会员评论

热点图片


真语文泸州站组图

真语文长春站组图

真语文北京顺义站组图

热点视频


贾志敏《爸爸的老师》

黄厚江《孔乙己》

余映潮《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