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如何正确理解真语文大讨论

2015-05-22 16:32 来源:语言文字报 赵福楼
  • 95人参与
  • 0人评论

本文作者:赵福楼   来源:语言文字报

语文出版社社长王旭明发起的真语文大讨论,在语文教育界引发了一场关于解放思想、追求学科教学朴素真理的学术争鸣。两年多来,我一直在关注这个由媒体人、高校学者、一线教师、教研员广泛参与的,针对语文教学各个领域展开的关于语文教学“求真”的大讨论。 

真,与“假”相对。因此,有人将它解读为,这是在否定现实语文教学,潜在话语是说现实语文就是假语文吗?

这其实将真语文讨论引入了岔路。我想,真语文的提出无疑带有现实批判性,可它并非指向所有老师的语文教学,也并非在否定语文教学的改革成绩。在过去的学科教学讨论中,人们对语文教学缺乏共识,而改革又嫁接了很多所谓新的东西。这导致如今语文教学花样繁多,其形式显得越来越学术,外观越来越漂亮,但其实很多时候是故弄玄虚,是制造学术思想泡沫,让语文教学出现偏离其学科特点的倾向。真语文大讨论剑指所向,就是这个浮躁、炫目、忽视本真的语文。

寻找语文的真相,需要对文化环境有所了解,即知道语文生长的文化土壤是怎样的。专门指向中小学教学的“语文”是一个狭义概念,与社会文化范畴的大语文不同。对于中小学课程中的语文学科而言,其特点主要表现在:适用于所有中小学学生学习,体现为普适性、大众化;适合学生语言成长的需要,侧重在基础性学习,以语料积累和语言应用为主要学习形式;关联于学生个体需要和社会功能的实现,具有文学价值和文化价值等;在文化传承的功能之外,语文应主要体现现代人应用现代汉语能力的发展。

认知这个“语文”要有多维视角:语文课程的视角、学生学习的视角、教师教学的视角,以及社会价值实现的视角等。

 

对于语文教学的分歧和争论,源于不同的人,其看待语文的视角不同。这决定了人们对语文学科的批评多、非议多,缺乏共识,而且关于其如何改进的说法多种多样。这种众说纷纭而莫衷一是的现象,从一个侧面说明,语文课程功能实现的局限性与其多维视角下社会附加的文学责任、文化责任等构成冲突有关。

仅就语文学科而言,在各个学龄阶段,其主要价值实现不同。这么说,源于语言发展规律与学生的语言学习之间要构成适应性。中小学语文教学,在不同学段有明显差异。

小学是语言学习的初步阶段,拼音、字词教学的重要性超过其他学段。根据学生的接受心理,这一阶段的学习内容倾向于浅白的诗歌、简短的文字,以及童话、寓言、故事等。可以说,小学语文教学的侧重点在语言本身。学生首先进行语料积累,然后学会应用语言积存进行初步阅读,这也叫语言初步学习阶段。

到了中学,学生语言积累有了一定规模,字词上的拦路虎少了,能够对文章进行初步的解读。这一阶段的教学重点在于分析文字的潜在意义,这就进入文章的鉴赏性阅读层面了。文学作品的含蓄性表达让文本的双层次意义——显著意义和潜在意义纠结的现象比较突出。这个阶段的学习,需要分析怎样的条件带来了潜在意义的表达。因此,老师要关注以下四个要素:一是作者本人的话语特点与心理特征;二是话语里的时代特点与大众心理的折射;三是文字在特定环境下委婉表达的需要;四是作为话语活动的参与者——作者和读者,他们的个性化的理解。

 

对语文的讨论不能笼统而谈,要基于一定的视角,要区别不同学段的语文,甚至要划定从实现哪一种社会功能出发。现在众多的教学建议大致可以归为两类:一类主张做加法,一类主张做减法。

主张做加法的思想出发点是:作为学校课程体系中的一门课程,语文课时有限,学生学习精力有限,而且课程功能的实现也有局限。现实语文教学时间消耗、精力消耗高,与针对社会精英的语文教学,在社会功能实现上不同。

基于现实不足的补偿,人们提出了很多主张,诸如增加传统诗文、增加学习时间、增加写作总量等。其思维具有扩张性,而在应试环境下,这种扩张也满足了学科竞争的需要。

减法思维主张语文恪守学科职责,做好该做的事。目前课标给语文课程的定义,其实已经把语文学习定位在学习语文应用上,即语用价值是语文学科的核心价值。这种减法是对现实语文不断泛化,强调对装饰和扩张的删繁就简。

语文学习其实很简单。以我们自己学习语文的朴素经验来说,就是积累一定的词语,在广泛阅读以及频繁的社会语言实践中,增进学识与语言修养。在语文课程的实施中,一些老师“创造”出很多新的思想、新的做法、新的理念,但其中不少是炫目的装饰。好的语文老师,就是让学生喜欢读书,让他们在持续的语文实践中发展能力。

真语文,针对学生而言是真学,针对教师而言是真教。

 (作者系天津市中小学教育教学研究室副主任)

会员评论

热点图片


真语文泸州站组图

真语文长春站组图

真语文北京顺义站组图

热点视频


贾志敏《爸爸的老师》

黄厚江《孔乙己》

余映潮《蝉》